站點搜索: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新聞中心 > 行業資訊
 行業資訊

2013年,國際油價何去何從

发布日期:2012-12-18      浏览次数:2288

2013年,國際油價何去何從


2012年年初以來,國際石油市場供需總體寬鬆,地緣政治與經濟因素導致國際油價寬幅震盪。截至目前,WTI現貨均價為95美元/桶,布倫特現貨均價為112美元/桶,與去年同期相比基本持平。
根據國際油價當前走勢,世界經濟增速放緩將繼續影響世界石油需求增長。從今年前三季度的統計情況看,世界石油需求同比增長80萬桶/日,基本與去年持平。世界三大機構對石油需求增長的預估值逐月走低,2012年10月的預估值降低至73萬桶/日至79萬桶/日。而西方國家對伊朗的製裁併沒有出現人們預想的緊張局面,相反,主要產油國石油產量創下新高,歐佩克原油產量升至3200萬桶/日,達到三年來最高水平。此外,得益於緻密油產量的提高,美國原油產量創1995年以來的最高水平。
世界石油供應總體平衡,供需基本面偏緊轉為寬鬆。不過,關於未來國際油價走勢,現在仍存在一些不確定因素。
  2013年供需基本面是否繼續寬鬆
歐佩克產量政策、伊朗石油出口,以及美國石油產量增長等供給方面的增長與世界經濟形勢和發展中國家需求增長的需求之間能否實現平衡,或者繼續保持供大於求的情況。
根據分析,就2013年需求面形勢而言,2013年世界經濟難有大的改觀,且據多家機構預測,經濟增長率平均值為3.4%,與2012年基本持平。這主要是因為歐債危機陰霾難以消散,美國經濟復甦受財政懸崖影響難有大的改觀,日本經濟可能重新陷入衰退,新興經濟體經濟發展受外部環境影響增速繼續放緩。因此, 2013年世界石油需求預計增長較低,約為80萬桶/日。
就2013年供應面形勢而言,2013年非歐佩克國家產量增長潛力很大。同時,美國緻密油產量的增加將帶動總產量提高。而伊拉克、沙特、阿聯酋、科威特等國的穩定高產抵消了伊朗產量下降可能給市場帶來的不利影響。阿聯酋計劃將原油產能由當前的280萬桶/日提高至300萬桶/日。目前伊拉克生產約320萬桶/日至325萬桶/日,到2013年初可能提高至340萬桶/日,到2013年年底提高至350萬桶/日。歐佩克有能力滿足市場供應。
2013年美國商業原油庫存仍處在過去五年均線高限附近。而經合組織庫存維持在過去五年均線附近。市場應對供應中斷的能力顯著增強。
  QE3、QE4對油價將產生何種影響
2012年9月13日,美聯儲推出了市場期待已久的新一輪量化寬鬆貨幣政策(QE3),決定每月400億美元購買抵押貸款擔保債券,持續到直至就業市場出現明顯改善為止,並決定將0%至0.25%的超低基準利率至少維持至2015年年中。時隔三個月之後,12月13日,美聯儲又推出了QE4。
從三輪QE政策執行時油價的運行軌跡,我們可以預見,QE3、QE4對油價的短期影響不明顯,且短期內QE3、QE4政策對油價的影響將不如前兩輪強烈。
這主要是因為,首先,與前兩輪QE政策相比,QE3、QE4的政策形勢帶有極大的不確定性,規模和時間暫不如前兩輪,且前期強烈預期使市場已提前消化完積極信號,而後投資者更趨向於謹慎的獲利回吐;其次是因為石油市場基本面寬鬆,全球經濟不景氣,導致需求低迷,供應較充足,增產潛能大;再次則是因為美國大選前油價受壓明顯。
QE3加上QE4對油價的提振作用在長期內可能還會顯現。這是因為QE3月度購債的效果可能需要時間來傳導;全球主要央行的超寬鬆貨幣政策也將增加大宗商品市場的流動性,並提振需求;美國大選之後,白宮對油價的壓力可能會減小,有助於QE3、QE4正常效果的釋放;投機者重新進場:QE期間投機者都經歷了大幅增倉、減倉獲利而後重新建倉的過程。從美元趨勢來看,雖然短期由於避險需求美元搶手,但量化寬鬆貨幣政策終將削弱美元,支撐油價。
  美國大選後油價將走向何方
從歷史總體變化趨勢來看,美國大選後一年油價漲多跌少。 2004年和2008年美國總統大選後,油價在下跌之後均出現明顯的反彈。
我們分析,2012年9月下旬以來,受美國總統大選的影響,油價面臨多方面下行壓力。一是奧巴馬政府的措施,具體包括施壓沙特等國家增加石油供應,隨時準備釋放原油儲備來抑製油價,以及多方散佈石油市場基本面寬鬆的信息。二是市場在這時保持謹慎,也抑製油價上漲。因為美國總統大選是美國市場的一件大事,沒有一個財團會在這期間招惹是非,並且在看不到具體當選者和政策走向的時候,整個市場是保守和謹慎的。三是伊朗問題惡化的可能性降低,選舉降低了美國主動對伊朗開戰的可能,對穩定全球政治形勢和原油價格有利。
因此,大選結束後,油價反彈的可能性較大,主要原因有以下兩點:一是選舉經驗顯示,油價被打壓的現象可能是暫時的;二是QE3的作用可能在大選結束後才開始顯現
當然,雖然預計油價在大選後將回升,但油價的回升過程將相對溫和。這是因為穩定油價符合民主黨的執政理念,而民主黨代表美國中產階級,相對於代表中上層階級的共和黨,更有動力將油價維持在較穩定的低水平,以保證廣大人民的生活水平。
同時,奧巴馬政府將繼續限制市場中的投機行為。 2013年7月,奧巴馬2010年簽署通過的《多德-弗蘭克法案》在經過3年過渡期後,一些重要條款將生效:一是能源、農產品、金屬等衍生品將必須轉移到期貨所場內交易;二是掉期交易不再由銀行參與交易,而要交由獨立資本的附屬機構進行。由此,石油投機的格局將會有重大調整,尤其是投機活動對油價的推波助瀾作用將會受抑,將減弱QE3、QE4對油價的提振作用。
  伊朗問題如何解決
美歐是否會對伊朗進行軍事打擊,還是繼續加大經濟制裁,將決定國際油價短期衝高的可能性。
經濟制裁仍然是美國首選的對伊朗遏制措施。目前到年底這一段時間內,美國仍然會主要通過經濟制裁和外交談判對伊朗施加壓力。 2013年奧巴馬將極力解決伊朗問題,伊朗與西方之間的關係將再次成為市場的焦點。無論是輿論戰、經濟戰還是軍事戰爭都將加重人們的恐慌心理,擾動石油市場的穩定,並最終加大油價的波動。
綜上所述,從供需基本面看,2013年供需形勢相對寬鬆,不支撐油價走高;從貨幣政策效果看,QE3、QE4效力的逐步釋放將對油價產生持續的推動作用,但由於奧巴馬連任後將繼續對石油市場投機行為嚴格管制,將抑制投機的影響,QE3、QE4的政策效果將大打折扣;從美國大選看,歷史規律表明大選後一年油價上漲的概率很大。預計2013年油價總體趨弱,高位震盪,WTI年均價為90美元/桶至100美元/桶,布倫特年均價為105美元/桶至120美元/桶。
如果伊朗問題進一步持續,敘利亞、以巴問題引發局部動盪將點燃國際市場的恐慌心理,擾動國際石油市場的穩定,進一步推高國際油價。如果歐債危機深度蔓延,財政懸崖遲遲得不到解決,必將給脆弱的世界經濟以沉重打擊,對油價形成極大利空。
(作者陳蕊系中國石油集團經濟技術研究院院級專家,高級經濟師)